首页 | 时尚资讯 | 范文论文 | 面试技巧 | 数码资讯 | it资讯 | 软件资讯 | 医疗资讯 | 音乐资讯
国际 | 戏剧歌舞 | 家电资讯 | 家居生活 | 财经理财 | 医药资讯 | 娱乐资讯 | 房产资讯 | 求职招聘
首页 > 房产资讯>>“转战”出租屋数年 租房辛酸史大起底

“转战”出租屋数年 租房辛酸史大起底

来源:茸茸网

  社区话题

  城中村、街道旁、老城区……在买下自己的房子之前,“新广州(楼盘)人”总要经历一段身在出租屋的日子。租金、室友、环境……各种租房可能遇到的“槽点”也许今儿你就能碰上。每年元宵过后的一个月,都是传统的租房旺季,今年,广州出租屋的租金又普涨至少一成。不少曾经的租客、现在的业主,纷纷回忆起自己当年的租房“辛酸史”。

  城中村的日子

  阿东(化名)在广州已经混了接近两年了,跟着“大部队”走,从刚开始几个人挤在车陂不到20平方米,白天堪比黑夜的城中村,到后来的白云区条件稍微好一点的,房价倍儿贵的街道旁,再到现在的越秀老市区,期间遇到了很多形形色色的人,有非常友好的、一样奋斗的年轻人,但也有很极品的、半夜鬼吼鬼叫的非主流。转战出租屋两年,阿东印象最深刻的还是在城中村的日子。

  “第一次真正认识广州,那会真没什么社会经验,跟着兄弟几个一人提一个包,什么都没有就搭车来了,听说很多大学生都在车陂住,而且房租也便宜,就二话不说直接去了那里,找了一天,最后几个人租了一个20平方米左右的,加上厨房厕所,一个月500元,跟房东讲价,原先要租半年的后来换成了3个月,晚上买了被褥,直接就住下来了”,阿东回忆起自己第一次租房的经历,他承认,“说实在的,要换以前,这样的房子我是绝对不会住的!大白天的一点阳光都没有,屋子阴郁阴郁的,怎么住人?”但刚毕业囊中羞涩,只能勉强窝在这,好在这里吃的还是比较方便。

  刚开始住的没什么问题,可过了一阵就是夏天了,暴雨特别多,一下雨路上就各种泥泞。“面试的鞋子,年前花了好几百元特地配备的,一出去,浑身都是泥土!没两个月,鞋子已经被雨水和泥泡得都烂了,救都没得救!”阿东心疼坏了。而且7月这天气,屋子里面就只有少得可怜的一把风扇,到处都是握手楼,屋子四面不透风,在屋里呆久了倒没感觉,要是突然在外面一进去,满屋子的汗味。而且这房子是没有阳台的,衣服只能挂在走廊上,内衣内裤到处都是,可这地是男女混住的啊!坚持了3个月,跟室友商量后,赶紧重新找一地儿租房了。

  两次工地搬砖垫床脚

  网友“十年练一拳”在网络发帖回忆了在广州租房竟然遇到两次工地搬砖垫床脚的经历。

  第一个房东是个阿姨,广东人,在房东带领下,我看了看房子,一房一厅,二十几平方米,房间里干干净净,墙壁一尘不染,家具整整齐齐,其实也没什么家具,只有一张木板床,一个热水器,窗帘就是几张报纸。月租750元,找了十几家就这个最好了,于是就租下了。住了一个月就出了问题,床被虫蛀,一端塌了下去。“我只好到工地上拿了几块砖撑住床”。又过了一段时间,房间出现了很多小蟑螂,他买了瓶杀虫剂把整个屋子喷了一遍。清静了一段时间,不知道从哪里又爬进来一些小蟑螂,又喷了一遍,反复如此。直到杀虫剂用完。由于不胜其扰,半年后,他果断退了房。

  第二次,房东是个姐姐,也是广东人,房子在小区,一楼,一房一厅,二十几平方米,欧式风格,房间里贴满了瓷砖,金璧辉煌,好不气派,有空调,有电视,有衣柜,有桌椅,月租900元,电费另算。但刚住进去两天,“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,整张床突然塌了下去,震得我五脏六腑都在翻腾,原来是固定床的螺钉全松脱了,我不得不又找了几块砖撑住床”。过了三个多月,出现了非常严重的问题,房间里水气越来越重,不几天就有很多水从地板下和墙缝里溢出来,几个小时之内整个房间就一片汪洋,夹杂着泡了几天的粪便,臭气熏天。于是打电话给疏通公司派人来疏通了一下。好了不到半个月,又开始洪水泛滥。就这样,每隔半月都要找疏通公司疏通一次,每次疏通费都是两三百。老是这样也不是办法,钱花了不少,问题没有解决,于是叫房东把地下水管重新装修了一遍,就这样踏实地过了两个月,地板和墙缝又开始冒水,“实在呆不下去了,愤然离开了这个地方”。

  从脏乱差到住出了感情

  “十年练一拳”第三次租的房是一房,20平方米,厨厕公用,月租900元。这次是和一个高中同学合租。“我本不想租这个地方,但同学很喜欢这里,于是我们抛硬币决定,每个人抛三次,正表示租,反表示不租,结果正面出现的次数多,我只好接受了这个命运的安排”。他说,随遇而安吧,房间里很脏,以前住的那个人走的时候没有清理,很多东西都没带走,只得我们自己动手清理。因为房间的家具家电太多了,我的东西没地方放,所以很多东西都叫房东搬走了。

  让他没想到的是,这里的东西都非常结实耐用,尤其是床,实木的,“大概是前两次搬砖垫床脚的经历有点心理阴影吧,所以比较在意这个”。房间有两个窗户,采光和通风都很好。他在这里住了几个月,对这里越来越有好感,东西坏了都是房东叫人来修,空调坏了也是房东找人修好的。有次把地毯烧了个碗大的洞,房东回来看到了也没说什么。“后来我想再租个地方,但一直没找到更好的,就续租了几次”,他说,现在对这里越来越有好感。

  南方日报记者 许蕾

上一条:刘奕君领衔主演《无主之城》已杀青 变身“手段王”陈立引期待 下一条:能否为杨子荣英雄史编演一部戏?